歡迎您來到廣西在線,今天是

當前位置:廣西在線 > 房產 >

水皮雜談:老狐貍任志強為什么忽然變謹慎了

發布時間:2013-08-17 12:27 來源: 天津新聞網
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定調下半年經濟工作,要求盤活存量,優化增量,積極釋放有效需求,推動居民消費升級,積極穩妥推進以人為中心的新城鎮化,促進房地產市場

市場的敏感永遠超出你的想象。

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定調下半年經濟工作,要求盤活存量,優化增量,積極釋放有效需求,推動居民消費升級,積極穩妥推進以人為中心的新城鎮化,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。

房地產調控口徑有了巨大的變化。

這就是市場的第一反應。

這個變化是一個實事求是的變化。

這就是市場的第二反應。

這個變化未必就會推動房價進一步上漲。

這就是市場的第三反應。

什么意思?

當房地產市場的主導權重新由政府調控回歸市場主體的時候,大家會突然發現以前非常明確的方向感沒有了,政府不再主導房價漲或跌之后,開發商反而會迷惑了,如果真的釋放有效需求的話就意味著土地供應會有增無減,房價說到底由供求關系決定,供應量如果放大,房價的拐點還遠嗎?自己會不會是那個擊鼓傳花游戲中的最后一個呢?

中國的地產調控由2009年9月央行房貸新政發軔。2009年之前基本口徑是防止房價過快上漲,但是四萬億之后房價出現翻倍走勢,2010年之后的口徑就變成要讓房價合理回歸。不要小看這個變化,這意味著此前政府調控還只是局外人,而之后成為當事人。房價高低該由誰說了算?總經理還是總理?中央電視臺評論員曾經想找答案,其實房價高低總理說了肯定不算,因為他不買房,總經理說了也不算,因為他只是賣房的,真正決定房價的是買房的人,買得起的房,價再高也不算高,買不起的房,價再低也不算低。很多人不明白,北上廣深的房價為什么一漲再漲,不管是價格還是漲幅遠超當地人員的平均收入,相對于當地存量居民而言,泡沫是絕對的,北上廣深的生活成本如此之大,逼迫部分年輕人逃離也是不爭的事實。但這就是城市發展的法則,通過不斷抬升的生活工作成本來新陳代謝,從而達到人口總量的控制。如果北京的房價和石家莊一樣,上海的房價和無錫一樣,廣州的房價和惠州一樣,深圳的房價和東莞一樣,北上廣深會變成什么樣?民粹主義、人文情懷不能解決城市的容量問題。宏觀調控將近十年,房地產政策文件出過43個,“國八條”、“國六條”一直到“國五條”,不管是2009年前還是2009年后,一個共同的特點是打壓需求,需求是一種客觀存在,打壓就不存在了嗎?不準人家買房,人家就沒有改善性需求了嗎?不是自欺欺人又是什么?再說打壓一時可以,打壓一世可以嗎?今年不買房可以,不是把需求壓后到明天嗎?明天的需求豈不是更巨大,釋放時沖擊力更強?事實告訴我們,這樣的調控是達不到目的的,愿望是好的,但是路徑選擇有問題,緣木求魚說的就是這種情況。“國五條”尤甚,結果不但推動了房價的上漲,而且導致各地出現離婚潮,直接沖撞社會公秩良德的底線。地產調控之所以會陷入不撞南墻不回頭的怪圈,違反市場規律是一方面,情緒化是另一方面。圍繞房價的漲跌,打賭已經成為一個現象,牛刀和徐滇慶賭過,任志強和潘石屹賭過,最近董藩又和財經部落的女記者賭上了,管理層難免受此影響,打賭能解決問題嗎?不能,賭贏了,是運氣,未必就對;賭輸了,是晦氣,未必就錯。但是就怕較勁,“國五條”實際上是和市場在較勁,在賭氣,何必呢?

如今的地產格局已經有了巨大的變化,地產調控口徑的變化必須引起市場高度關注。新政府顯然希望這個市場能穩定健康,避免大起大落。和大起相比,大落對于中國經濟的沖擊更大,上海房地產投資占上半年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46%,也就是說在內需釋放之前,投資依然是推動中國經濟的主要力量,房地產依然需扮演重要角色,任志強說得對,經濟好時,房地產日子不好過,經濟不好時,房地產日子才好過。任志強為什么不再對2014年3月前的房價作任何判斷?這只市場的老狐貍為什么忽然變謹慎了?一線城市房價有上漲的壓力,二三線城市存量供過于求也是事實,一刀切的政策顯然難以兩全,誰又能否認,口徑的調整不是為了應對可能出現的大跌呢?

分享到:

熱點圖文

國內國際·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