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您來到廣西在線,今天是

當前位置:廣西在線 > 新聞 > 公益 >

圍場縣倒賣大樹成產業 只要送禮林業局都給批

發布時間:2013-08-17 14:34 來源: 天津新聞網
圍場縣倒賣大樹成產業 只要送禮林業局都給批

云杉、樺樹、油松等這些原本生長在河北省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的樹木,到了春秋季,卻大批被倒賣到北京、天津、山西、內蒙古的一些城市。雖然早在4年前全國綠化委員會、國家林業局就下發通知禁止大樹古樹移植進城,但記者調查發現,在河北圍場樹販子瘋狂倒樹已成產業。

“30年云杉2000元一棵”

新華社、國家林業局和相關機構日前啟動“地球綠飄帶”大型集成報道。在與網友互動中,接到騰訊微博網友“寄語斜陽”的爆料:河北省承德市圍場縣黃土坎鄉、蘭旗卡倫鄉、四道溝鄉等鄉鎮有亂砍濫伐的情況,護林員講,做這些的都是與縣、市林業官員有關系的,管不了。記者隨即趕往圍場縣暗訪調查。

“我干這行15年了,賣的樹種有云杉、樺樹和油松。生長期30多年、5米高的云杉一棵能賣到2000元;銷路最好的是油松,一棵5米高、直徑15厘米的油松裝車價800元,一車能拉12棵,一年能賣上千棵。2.5米高的油松賣得最多,200多元一棵,一車能拉260棵,一年能賣3萬棵。”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四道溝鄉三道溝村樹販子張某說,“主要是賣到北京,也有賣到天津、石家莊和山西一些城市的。”

對于樹的來源,張某說,有些是屬于國有林場的,有些是村民自己的。“林場的樹都有采伐證,即使有些沒有采伐證的樹,保證能給你送到家,要是擔心被罰款,也可以選擇貨到付款。”

據張某介紹,15年前他開始挖樹倒賣的時候,一棵樹值不了幾個錢,樺樹很少有人要。“現在這樹的價格噌噌地往上漲,干這行的人也越來越多,整個圍場縣像我這樣的大約有700人。現在有6個人跟著我干,我大舅哥在北京有個苗木公司,我們的樹主要是通過他的渠道銷售。”

張某和他的6個合伙人自己并不動手去挖樹,而是根據客戶要求去找樹,然后雇人挖樹。“現在挖一棵樹根帶有1.2平方米土墩的大樹,人工費得210元。”張某說,“只要客戶提出對樹冠、樹高、胸徑的要求,你不用親自來看,我就能保你滿意。我一年通過賣樹能掙十來萬元,最多的時候差不多掙30萬元。”

記者問,只挖樹、不種樹,挖完了怎么辦?張某說:“誰管那個啊,我們這兒樹多的是,大多是野生的。林業局要是管的話,給他們交點兒錢就行了。”至于林場內如何挖樹,他不愿更多透露細節,只表示“你們只管要樹就行,我們自有辦法,而且給你辦好采伐證”。

在圍場縣黃土坎鄉黃土坎村,村民林某倒賣樹木有3年,今年經他手倒賣2.5米至3米的油松3000多棵,主要銷往北京和包頭。

據林某介紹,圍場縣目前干他這行的人很多,加上挖樹的和運輸的有上萬人。

土球一散大樹就地“報銷”

大樹進城后能養活嗎?張某根據多年的挖樹“經驗”分析說:“挖大樹最講究的是樹根部的土球,土球一散,樹的須根就全斷了,這樣的樹只能就地‘報銷’。所以,大樹挖出來之后忌諱轉運,最好是從挖樹原地裝車之后直達目的地,否則成活率就大大降低。”

一般認為,樹高達到4米以上、胸徑15厘米以上,或是樹齡在20年以上且具有一定園林觀賞價值的樹種,即可稱為大樹。大樹進城,即大樹從城市的邊緣地區或者遠離城市的鄉村、山區移植到城市里進行綠化。分析人士認為,大樹進城有諸多弊端。

林業專家指出,大樹進城違背自然規律,易造成大量大樹死亡。本地樹種減少,生物多樣性被破壞,甚至會引發嚴重的水土流失、泥石流等自然災害。大樹進城的綠化成本也很高。有的城市為讓大樹成活,夏天“遮陰”冬天“保暖”,有的還為大樹“輸液”,每年一株進城大樹的“養護費”約為300元。

“你交錢,林業局人就讓挖”

盡管國家林業局等部門三令五申,但禁令之下倒賣大樹為何依然猖獗?

記者在圍場縣暗訪時,一些樹販子說,林權制度改革后分山到戶,既然分到了各家,能賺錢都想賣。各家想賣樹的話,要到縣林業局申請批復。“只要送禮,林業局都給批。批30棵可以挖100棵,少批多挖才能掙錢,也比較安全。”林某說,“圍場樹木資源多的是,挖不完,崩個籽兒就能長出來。可勁兒挖吧,沒事。”

張某帶領記者爬到山上之后,他不時指著一棵棵油松介紹價格。“這片山坡上品相好、生長位置交通便利的樹木已經差不多賣完了。”張某說,“你看現在種的這些蘋果樹,一棵樹掙不了幾個錢。”

采訪中有村民表示,對于挖樹這事,不能只為錢,說挖就挖,一輩子不管兩輩子的事,林業局的人該好好管管。黃土坎村村民說:“現實情況是,林業局的人,你交錢,他就讓挖。”

記者隨后采訪了圍場縣森林公安局局長李國成。他說,濫挖苗木現象從2010年開始增多,近年來每年查處的濫伐林木、少批多挖、未批私挖現象有百十起。好處理的是抓現行,但是林主和苗木經營者私下勾結,交易十分隱蔽,難以查處。樹木是從甲地移到乙地,按照法律規定不算采伐而是移植,因此定不了刑事犯罪,只能行政處罰,致使打擊力度打折扣。圍場縣林業局林政資源管理股股長韓國平說,“一些林主和樹販子勾結起來濫挖林木”。

記者了解到,承德市政府今年4月下發了《關于嚴格規范樹木采挖管理的通知》,要求除建設征占用林地、道路拓寬、單位拆遷、舊村改造及排除安全隱患等特殊原因外,其他林地內一律不許采挖樹木。至于圍場縣究竟有多少樹販子,圍場縣林業局和森林公安局均表示“難以統計”。

李國成說,圍場縣通往北京有6條路,他們將在進一步加大對濫挖苗木行為監管力度的同時,嚴查違法運輸苗木情況,發動更多群眾舉報違法行為。

(新華社石家莊8月14日電)

(人民日報)

分享到:

熱點圖文

國內國際·排行榜

熱門推薦